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.com

與大主教面談節錄

日期:二零零二年一月十八日
時間:晚上七時至九時半
地點:主教府(香港島教區)
(鳴謝木木記錄,大主教、牧者們、教省、教區辦事處、主教府各同工不辭勞苦、犧牲與家人相聚的時間OT)

大主教一開首就提及萬言書,他十分欣賞我們這裡認真的討論及為教會提出正面的回應。他提及到一些<教聲>的難處----不夠稿伴,他呼籲我們再踏出多一步,積極的投稿,甚至整理此處的討論作為稿件。(大家努力呀!建議:燃眉之急可刊登教省聖品們多時在牧區內刊登過的分享文章,我估稿件都多到一籮籮)

他亦開心因我們在這裡正面的討論事情,提出改善建議,認為這種態度應為港人所效法;外面對社會的回應一般較負面、無的放矢、亂鬧一餐卻沒有正面的建議,希望我們在香港成為一個模範、香港的良心,對社會問題多表關注。(那時,不禁頓想草議另一封萬言書致全港基督徒老闆,希望他們本著基督的愛心,在生意還賺錢時,勿減人工、裁員、轉換聘用條件!)

大主教關注現今經濟困境,他最關心中產人士所面對的困難:負資產、工作不穩,他呼籲各教友、牧區對面對經濟困難的教友施以援手,盡量幫助他們渡過難關!大家還可提出建議相討。(我常想著教會可否與有心的商人或大地主相討,以低廉的租金,經營可持續生存(自負營虧)的non-profit便利店。[一般便利店Licence fee和租金也不平])

歸納了一些禮儀、神學、教會發展的問題

小朋友領聖餐是否須要餅、酒共領?

大主教回答不是一定要兩者一起領,因實際環境裡(病)亦有成人沒有領酒,在神學上看餅是基督的肉,肉不只能有肉,亦有血,所以靈恩上已領了兩者。

亦問及小朋友是否須要參與崇拜裡的餅、酒祝謝?

大主教提出神學上有兩種看法:

  1. 領餐者須參與餅、酒祝謝,才可領受,因他要認知才可接受此恩典;
  2. 領餐者即使沒參與餅、酒祝謝,亦可憑上帝的靈恩接受此恩典。

有與會者問崇拜禮儀可否簡化一點?加強集中到講道的內容。

大主教舉出其他宗派也有很多禮儀,只是他們把程序每星期都印到週刊上而已。他亦提出公禱書不是只是禮文,能透過公禱書、崇拜禮儀去幫助參與崇拜者默想。他亦指出現在的禮文都有很多的彈性,如<大祝謝文>有甲、乙、丙、丁之選擇,而他亦鼓勵在非主日崇拜的崇拜裡,如很多活動、開會前後都是做聖餐崇拜,他認為可有更大的彈性。

有與會者問公禱書裡的用字都已很舊,會否revise 呢?

大主教肯定地回答可以,他舉例英國在八零年出版了ASB (Alternative Service Book),在二零零一年已又出版了Common Worship。(可惜沒提及出新版公禱書的時間表)

教區、教省議會會否考慮增設旁聽席?

大主教回應旁聽席是好的想法,但須要考慮旁聽席開放給什麼人仕,亦由於現在會議環境關係,增設旁聽席有技術困難。(希望可盡快尋找解決方法,讓平信徒有機會參與旁聽)

新設傅道區、牧區在建堂上可否更有彈性,如購買商場,因建堂的費用不少?

大主教列出現在建堂的三種可行途徑:

  1. 建築新教堂,但費用真的不少;
  2. 在學校、社會服務中心內建立,但這些機構於週日(weekday)的運作,映響了教會不能提供地方給教友落腳、聚會;
  3. 購買商場、戲院,但裝修費用也不少,但不排除若有適合的地方,可購買作會址。

關於宣教、青年工作的提問

對堂校的宣教工作有何看法?

大主教對宣教工作的承擔十分重視,但在招聘宣教主任十分困難。宣教工作亦有困難,學生決志後的流失率很大;相對下成人較成熟及清楚決志的決定,較易留下。所以宣教工作不可只局限在學校。

認為現今年青人需要什麼?對現今青年人/大專生的要求是什麼?

大主教認為現今年青人不應人云亦云,思考多些,應擴闊目光、視野,不應盲從附和。隨著時代進步,經濟雖好,但人的質素未必一定好,年青人須將香港的歪曲扭正。

除此之外,有與會者問有關教育、挺董的問題

近來很多聖公會中學都轉為直資中學,學費非常昂貴,恐怕將來變成貴族學校。

大主教回應這其實是下下之策,他舉出實例(TOC,母語教學…等)並指出在現今政府混亂的教育政策及方針下,這對策最能保障學生的利益。他表明教育是政府的責任,他曾向政府表明希望政府接辦所有學校,但政府並沒承諾,既然聖公會要繼續辦學,便要辦有質素的學校。他又指出雖然學費昂貴,但會設立獎學金、助學金給有需要的學生。他亦對學校轉為直資後的前境表示關注。

關於出席挺董大會的問題

大主教首先表明聖公會不參與黨派,亦指出此選舉並非一般的選舉(我理解為等額選舉)。大主教指出香港政府的問題,並非全是董先生的責任。他說明環顧所有聖公會對政府的立場原則上是支持的,但若有任何做得不好的地方,聖公會也會出聲,表達對事件的立場。他亦認為教會要與政府保持良好的關係,在行事方面會好一些。

(全文完)